用户登录 用户注册 访客留言 
景区天气Weather

旅游工具Tools
游客留言板Guestbook

低到最低处--梨木台读水

 

低到最低处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梨木台读水

(原创:轻吟的蝶衣)

水流千里终归海。而梨木台的水却似有源无终。它的终点在哪?因何而去呢?
   
你看它--披挂在群峰之上,宛如一条柔曼飘逸的轻纱,舞在绿草黑山之间,绕着青石,挂上梨木,偷闻果香,跟着山鸟呢喃的节拍,唱着跳着轻快的歌舞,闹着,笑着、簇拥着,一不小心撞到山石上,摔出一朵朵洁白的水花,或溅落上姑娘的衣裙,尝试着闻香识美人呢!它不似长江大河,没有惊涛骇浪,它轻快中不失蕴籍,柔媚间孕育刚强,带着无尘的相思,日夜兼程,不知疲倦,没有选择地从山顶倾泻而下,向下,向下……

山因它而灵动,草因它而丰茂,空气因它而纯净温润。谁能阻止的了它呢?它从高处而来,到低处而去;从山顶而来,尽管前面没有海,它也要寻它的去。
     
也许有人要问,这是在阅尽了湖光山色后的一种选择吗?是!又不全是。
     
梨木台大大小小的水潭无数,都在诉说着一种纯净之美,除了清澈还有新意吗?我不想用少女的眼,也不想用镜子来形容它。只能说那种感觉好象是对你的一种透视,从皮肤直抵骨髓,把你的五脏六腑、包括那些真实的、虚伪的、美的、丑的都看的清清楚楚……水看清了你,你也一定认为你看清了水,然而你真的看清了吗?那浅浅的,淡淡的,没有一丝波纹的水光里,或许还有细微的水草和泥沙,倘若你也看清了那细微的水草和泥沙呢?
   
水至清则无鱼。这不是一个人的感喟。我想你只看到这点是远远不够的,因为你没有看到那至清背后的至高与至远。梨木台九步一潭,十步一瀑,潭潭瀑瀑与这山相比的确都很渺小,但没有它这山该是何等的寂寞,没有它就失去了朝气与灵韵?它是大山之精魂,苍天之别院呵!可别小看了它,它虽则无鱼,却有夹岸青山,桃红柳绿;天在她心中落脚,地在她脚下沉积,照着你、照着我、照着世间万物百态。因是,这至清便成为一种境界,一种洒脱,一种从容与超迈。
   
即便梨木台的小潭仅仅局限于它的至清与沉静的拥有,也便是极其的纯美了。然而它却不甘于这浮光掠影的奢华与叫人汗颜的享受。影随心动,心不属于自己,影焉能附之?它该是知道这些的罢。梨木台的山虽然不高,平缓而温和,但潭水居其上也算是身在高处了。如若登高远望却无法起伏跌宕,静若晴空却失去九曲回肠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当它阅尽万物百态,再触摸一下那浅浅的湖底,山石依然棱角分明。做自己暂时酝势的温床也许尚可,长久于此那只是假想的单纯。山可做水一泻千里的支架,但决不是其永恒傍靠的依托。

细流千曲到崖头,为争一搏;飞瀑一帘奔渊底,终破重拦。你看,在小潭的衣襟上不是早就有水流轻涌,缀上一缕缕飞动的瀑布之花?!这大大小小的瀑布惊醒了山的静谧与寂寥,呼喊着,碰撞着,为寻那片飞流直下,扬起生命最耀眼,最激越的浪花。流水为争那一搏而来,为跳跃的浪花而来,为寻它的而来。

    可它到底在哪呢?
   
梨木台的低处不是海,玲珑精巧的梨木台也不可能生出偌大的一片海来。它平坦的地上只是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光洁的卵石,水到此处已经很平缓、很平缓了,但它仍然不紧不慢,不慌不忙,淙淙地、悠然地依徊在这小小的碎石间。
这就是水最塌实的归宿吗?可它依然要在这平缓间寻着它的海呢!
   
低到最低处,它的心就能擎起的一片蔚蓝的海吗?
    
我想是的!肯定是的!肯定!

(溪水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谷流下来,时而急,时而缓,似玉带盘旋在青山翠谷之中,时而直脱脱地驰骋,汩汩潺潺;时而舔着崖壁静静地淌,羞羞涩涩;时而又急忙冲出个漩涡,飞转几圈,然后向前伸出,显得那么大大方方,舒舒展展……)



关闭

关闭